【战“疫”日记】一位95后护士的抗疫日记

  李茜,北京五洲妇儿医院产科病房护士,1995年生,山西大同人。本应大年初七休假回家的她,因疫情爆发,主动取消假期,与科室同事一起坚守岗位,最长时曾连续值班12天。在疫情期间,为产妇和新生儿筑起了一道坚固的安全防护墙。

  以下是她在疫情期间写下的一篇工作日志,真实而又温暖,充满动人的光芒。疫情给这些年轻的姑娘按下了快进键,但穿上护士服,她们就拥有了无穷的力量。

  一腔热血

  产科病房 李茜

  “铃……铃……铃……”

  “喂,您好。”

  “护士,液体没了!”

  “您稍等,马上过来。”

  “铃……铃……铃……”

  “喂,您好。”

  “护士,我肚子疼,你能来一下吗?”

  “好的,马上,您稍等。”

  “铃……铃……铃……”

  “喂,您好。”

  “给我家孩子加点奶吧”

  “好的,马上过来”。

  更有家属在楼道大喊:“护士!换床单!”

  幽默的护士对他答道:“哎,得嘞!”

  呼叫器的铃声接连不断地响起,楼道里除了呼叫器的声响,还有在电脑面前输入病例敲打键盘的声响、治疗车穿过走廊的车轮声响、以及护士姐妹们不停小跑的脚步声。

  经常有人问我们,“你们每天有这么忙吗?”“你每天也就在医院呆着,怎么微信运动的步数会有那么多呢?”

  答案是肯定的,这就是我们忙碌的生活状态。

  2019年的12月以来,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数量从不出百例逐渐上升至万例,延续至今,原本应该张灯结彩、阖家团聚的春节对我们来说变为可望不可及。

  对于医务工作者来说,过年回家并不是常常能够实现的事。就算没有这次疫情,我们也必须要有一部分人留在医院,守在护理岗位,因为还有患者需要我们的帮助。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让我们的工作量陡然加剧。春节提前休假即将在节日期间返岗的同事不得不焦急地等待着7—14天隔离期的结束,而春节值班、正要准备休假的人必须取消假期,继续连班。

  看看这个月的分娩数量,再看看每天上班的人数,考勤负责人面露难色。因为她知道,大家的假期不能如约执行了,而且病毒肆虐,医院提高防控级别,所有人都将面临着更加繁重的工作。

  她把自己当月的休息全部取消了,就为了能多让同事们休息一下。科里的人看到她,都对她说:“小凤,你随便排,我们都能上班,没关系。”

  你问我们累吗?是真累,在这疲惫又紧张的时间段里,有谁的身体又能好受些呢?可是我们是个大家庭,虽然我们不能去武汉支援,但在这里住院的产妇、宝宝,以及其他的病患一样需要我们,我们愿意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团结一致,确保住院部的安全、全院的安全,最重要的是,确保住院患者的安全。

  

  生活的百态总是在点滴小事中展现。科里有位同事有一天痛经,肚子疼的厉害。可病房的岗位“一个萝卜一个坑”,大家开玩笑说:“你快去喝点药吧,病了不要紧,科里需要你。”她喝了止痛药,一整天我都能看到她的额头冒着汗珠,但她毅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

  2020年的1月31号,我们一下午收了十个留观术后病人,大家忙到看不见各自的人影。到了交接班的时候,进到病房看见每一位客人安稳的病情及和悦的面容,我们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还有一次,同事边整理单子边对我说:“我最近走在大马路上,累得分分钟都有想哭的冲动。”话音刚落,呼叫器响了,她又重新振作起来,从容且耐心地投入到了工作中。

  细数生活带给每个人每个阶段的经历,无论是愁眉锁眼,抑或哀哀欲绝,只要心存希望,永不言弃,再难的事情,也终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在家隔离的同事经常给我们发微信:“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回去了。”她们为了能早日回到临床一线,愿意放弃假期提前回京,早日通过隔离,和团队的人员一起面对。

  我非常庆幸自己来到了产科病房,这段日子虽难、虽苦、虽累,但没有人有一丝埋怨或一丝懈怠,有的只是同力协契、互帮互助,我们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家庭,也终将排除万难,赢得最后的胜利。

  也有人会问:“既然这么辛苦,怎么不换一份工作?”

  我想说,每一个医务工作者从选择这一职业开始,都怀着一颗救死扶伤的心。1月26日的同学朋友圈里,传来了各医院人员自愿去武汉支援的视频,这是我最为敬佩的一刻,哪怕是在日益严重的病毒威胁下以及目前不容乐观的医患关系状态下,我们依然坚守在岗位,此为本心。

  初心易改,本心难忘,犹如为中国人所烙下的印记一样,我们始终铭记自己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无论走多远,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那就是救死扶伤。

  虽未能去武汉支援,但我的心与他们同在,希望在家隔离的朋友们保护好自己,值班人员尽职尽责,我们将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勇敢向前。